大写的废人字母C。

好了我知道我喜欢的都是极地cp了。

我的天Bee真的好可爱!!!
好可爱!!!
这个汽车人怎么会这么可爱!!!

突然有点惭愧………
挺喜欢林狗的…
但是楚乔传我还是不看了吧…………

抱歉没有做到三观很正的在一开始就抵制抄袭作品……

【狼队】你的血…是苦的!!!(3)(吸血鬼AU)

吸血鬼!Logan/血仆!Scott
他们不属于我,统统归漫威所有。
OOC预警!!!

——————————————————

你知道的,并不是每一个老爸都非常靠谱,起码Scott的那位就不是。他非常放心地放任作为人类的Scott在吸血鬼堆里闲逛,即使是结束了与异族的谈天说地也没有打算把儿子找回来的意思。结束时去找他?不存在的。

“你不担心你儿子会被我们中随便哪个品行不端的同族伤到吗?”可能是Summers先生表现得过于放松了吧,一位看上去还比较年轻的吸血鬼忍不住出声询问这位此时还在优哉游哉聊天喝酒的。

“不担心,有人会帮我照顾他的。”年长的Summers摇动着酒杯,他的儿子他还不了解?乱转总能转到别人家院子里去,大概是小时候经常到别人家花园里找猫的缘故。刚走进来的时候他也看见了,花园正上方,那个窗口一点点微弱的红光,不是在抽烟的Logan还会是谁?这代的Howlett爱烟草是出了名的。估计着这会应该已经瞅见自家小子了,大概也不会让他陷入什么麻烦吧。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Howlett来了”,几乎所有宾客的目光都聚集在慢悠悠走进来的吸血鬼身上———以及他身后神色不明的人类Scott。

此刻的Scott还在自顾自纠结着那些没必要在意的东西,全然没有感受到其他人的目光,以至于当他放弃思考重新把思维拉回来时,对面众人的凝视,这个青年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毕竟被一大群吸血鬼盯着还是…比较诡异的。Scott朝着众人露出一个略显尴尬但不失风度的微笑,快步走向自己父亲,乖乖在一旁站好。

“晚上好,Howlett先生。”见到儿子果然是和这位吸血鬼一同回来的,Summers露出一个类似于计谋得逞的笑容,因为身份对等*所以只是向来人微鞠躬。目光飞快地掠过对方胸口别的那朵不符规矩的玫瑰花,意味不明地挑了挑眉毛。向来对仪表十分重视的那些老家伙们不会不知道什么东西放胸前口袋是最正式,要么是这Logan偏要对着干,要么……是与自家Scott的互动,“玫瑰很漂亮。”

“谢谢夸奖,这个破古堡别的我没什么兴趣,但院子里的花倒是不错。”Logan在听到最末一句话时不由得瞥了一眼在他父亲身边站的笔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Scott,“是吧Scott?”

被突然点名的Scott有些迷茫,眨巴着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他根本没在听两个男人在说什么。直到对上Logan调笑般的目光后Scott才明白他们大概是在指什么,略显窘迫地轻咳了一声,接话道:“嗯是的。”

全程都在仔细观察两人神色的Summers心下了然,多半是后者了。

————————————————

在Logan礼节性地扯了几句并不是很重要的开场白之后,宴会算是正式的开始了,大厅里适时地响起小约翰·斯特劳斯那首非常经典的华尔兹圆舞曲《蓝色多瑙河》。吸血鬼似乎个个精通舞蹈,男性们优雅地向女伴行礼,牵着她们的手融入在乐曲里。

此刻Scott才注意到大部分的女宾客都穿着裙摆宽大而有层次丰富的礼裙,手腕处也都有轻便的薄纱连接着小披肩,以更好地展现华尔兹之美。

所以跳华尔兹是吸血鬼的传统吗?各个都有备而来…不会跳舞的大男孩站在一旁默默地喝着酒这样想着,在学术方面颇有成就的Scott Summers在舞蹈方面一窍不通,因为不常参加舞会也没打算去学习的意思。虽然刚才有吸血鬼姑娘来邀请他一同跳舞,但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去丢人现眼的比较好,一旁呆着吧。

余光瞥见作为宴会主人的Logan也没去跳舞,Scott就意思意思地问了句:“Howlett先生不去跳舞吗?”

Logan闻言转过头来,对上Scott在柔和暖色灯光下异常明亮的眼睛。Scott的脸因为酒精的缘故微微泛着红,嘴唇也因为酒液的润湿显得亮晶晶的,看上去十分柔软。刚才在花园里灯光不是很亮,现在青年完全暴露出来的诱人让Logan有点挪不开眼。

“我没有女伴,不如Summers家族的男孩委屈一下,和我跳支舞?”虽说是询问的语气,但Logan的动作却是不容拒绝。他将Scott手中的酒杯拿去,转手放在一旁的餐台上,拉住后者的手腕往舞池里带。颇有绅士风度地行礼之后没等Scott反应过来,左手已经与他的右手掌心相握,右手也至于Scott左肩胛骨下方。

“诶…我不会跳舞。”因为对跳舞真的一窍不通,再加上紧张感席卷了全身,Scott不由得僵直了身体。

此刻的吸血鬼Logan没了平时的糙汉样,神色难得柔和,乍一看还真有几分贵族味道,他捏了捏Scott的手示意他放松:“跟着我的步伐就可以了。别紧张Kid,随意跳。”对于青年没有发现自己要跳女步这件事Logan表示非常满意并且松了一口气,因为以Scott小时候的性格来看他应该是不会屈服跳女步的。

两个人在熟悉的音乐中跳着舞,因为并不是维也纳华尔兹所以Scott勉强能跟上对方的步伐,不过踩到对方的脚也时有发生。但重点不在于这个,而在于……两人过分近的距离。

Scott有点不习惯,非常不习惯。这么近的距离,他甚至都能在背景乐中分别出Logan的呼吸声。明明吸血鬼没有体温,他却感觉肩胛骨下方被搂住的部分烫的过分。大男孩忍不住往后缩了缩身子想拉开点距离,却被Logan温柔但不可抗拒地重新摁了回来。

“你知道华尔兹一开始被英国人仇视的原因吗?”Logan故意压低了嗓音在Scott耳边说着,只要一偏头他就能吻到对方的脸颊。看着Scott逐渐被染上粉红色的耳尖,吸血鬼没来由地凑过去调情一般轻轻地咬了一下,没有流血,但耳尖更红了。

“是因为需要舞蹈双方身体紧靠哟。”

————————————————

随着音乐最后一个尾音的落下,Scott逃一样地马上离开了舞池,走路的时候一直低着头僵直着背,似乎是知道Logan在背后一直注视着他,Scott不敢回头看。

“我怎么会因为他的几句话脸红…对一定是喝醉了,嗯喝醉了……”Scott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烫的脸,自我催眠着。可惜他越说脑海里刚才跳舞的场景越是挥之不去,最后有些懊恼地敲了敲自己脑袋。

这一系列的小动作都被Logan看在眼里,其实从舞蹈的开始他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那个男孩。那个名叫Scott Summers的家伙,不管多少年了,依旧是非常有趣。

TBC.


Summers先生今天又是计划通x

*两家虽说是主仆但跟像是朋友,所以现在同为大家长的年长Summers与Logan身份对等。

感觉自己写得好慢,按照这种发展这篇得写几十章…

其实蛮想看休队狼登的……

有没有太太愿意写啊!!!【痛哭流涕】

总感觉最近狼队又冷下去了……

【狼队】你的血…是苦的!!!(2)(吸血鬼AU)

吸血鬼! Logan/血仆! Scott

OOC我的,私设一大堆

————————————————

正如Summers多次强调的那样,没过几天,大概一个星期都不到吧,Scott就被完好无损地送回家了,连带着他的猫一起。对于寄宿吸血鬼家中的这段日子,棕发小男孩在他哥哥问起时也没做过多评价,偏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用小孩子能表现出的最真挚笃定的语气说了一句:“传说里都是骗人的。”

不过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没有想到,很多年以后,他会发现:其实传说有一部分还挺真的,这是他遇上了一个另类而已。

随着Summers两兄弟年龄的不断增长,原来的两个小男孩已经褪去稚气,但好看的脸上还是能看出专属于年轻人的青涩模样。一个金发耀眼如小太阳,一个棕发柔软得想让人揉一把,刚上高中的时候悄悄往他们储物柜里塞情书的女孩子少说也有四五个。都说了嘛,Summers家族从来不愁没人追的。

很可惜的是,年长的那位Alex Summers跑去参军了,就像他小时候不断提起的那样。大家本以为Scott Summers也会跟着去的,毕竟两兄弟嘛。但是当大家问起的时候,穿着白色衬衣干净柔软的大男孩说:“我打算继续读书,而且我还有其他一些不去参军的原因。”

当大家带着好奇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Scott小幅度地摇了摇头,脸上柔和但疏远的笑容表明他并不想透露出些什么。

————————————————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去,Scott过着普通大学生该有的生活,父母也没有说到过类似于“崽啊明天你就给吸血鬼当饭吃吧”这样的话,他甚至都要以为那个吸血鬼家族忘了这事儿了,这么久没一个人来拜访过,就连之前的Mark也没有。

直到某一天————Scott回家就看见一向不太在意自家儿子穿着的Summers先生出现在自己的小公寓里并且拉去他好好打扮了一番,说是要带着他去一个不知道是谁举行的宴会。

一路上年长的Summers紧闭嘴巴一个字也不给解释,Scott旁敲侧击问了许多问题愣是没让他搞清楚自己到底要干嘛。

Scott跟在父亲身后走进了一座高耸黑暗的古堡,对此他有些惊讶,因为在他的印象当中他们这块地方可没有这种城堡才对,要不然早就被媒体挖出来大幅报道了。与其外表的阴森所不同的是,里面可算得上是灯火通明了,两侧墙壁上的灯挂得整齐,发出柔和的暖色光。“这不透光性这么好吗…”大男孩小声地嘀咕着。

自从Scott一踏进宴会厅的大门就有点不自在,也不知道是不是下手没轻没重的Summers先生把他的领结系得过紧的缘故,勒得他难受。并且这个大男孩还敏锐地注意到每当他走过那些聚在一起攀谈着的宾客时,他们总会飞快地扫他一眼。Scott甚至都能听到他们对在自己小声议论了!

Summers先生的人脉似乎特别广,平时在家里也经常会有些看似奇奇怪怪但事实上人不错的客人来拜访,所以当他被一群身着华贵西服,头发在灯光下显出银色的人叫住的时候Scott也没有表示过多的惊讶。有些心不在焉的大男孩也没仔细去听他们所聊的内容,正巧一个侍者托着盘子路过,他就从托盘上顺手拿了一杯不知名的酒(其实他只了解酒里有啤酒,红酒,香槟等等这些常见的酒罢了)。

Scott小口地喝着杯子里醇香的液体,倒不是他想要显得自己非常像一个贵族,只是他摸不准这酒的度数,想着自己会不会喝醉。上次被同学们拉去喝酒,喝了大概…不到五杯的样子,Scott就喝醉了,第二天头疼得要命,就像他没去喝酒而是去打群架并且被人狠狠地砸了脑袋那样。他可不想再体验一把那种感觉了。

看父亲没有要停下交流的意思,Scott就站在一旁打量起了这个宴会厅的构造,刚才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他也注意到了,无论是高耸削瘦的尖顶还是极富神秘色彩的彩色玻璃壁画,这毫无疑问的是哥特式建筑,哀婉而又崇高。在欣赏建筑艺术的同时,专业是文学的青年忍不住想到那些非常著名的哥特文学,比如《奥特朗图堡》。不过这些他都不太爱看,因为它们常常与死亡、颓废、黑夜以及超自然这些东西挂钩。

说到超自然,吸血鬼就应该是哥特小说里最常见的物种了,不过就现在这个吸血鬼普遍与人类共存的世界来说,其实也没什么好唬人的了,就大部分吸血鬼而言,人类的血液完全可以由动物的血液,完全没必要大费周章去捕猎人类。

等等…吸血鬼……Scott大脑中某处的神经被这一词触动了,结合上十几年前的寄宿经历以及宾客们充满探究的目光,一瞬间即使他父亲没有解释什么,所有的东西似乎都如一张表格一般清晰地排列在他的脑海里。

没来由的,Scott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试图通过喝酒来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没过多久杯中的酒就已经在下意识的动作中见了底。静立在一旁随时待命的侍者走上前为这位紧张的大男孩换上一杯新酒,手无法避免的触碰在一起,指尖有异于常人温度的冰凉触感更加证实了Scott脑子里的猜想。

这压根就是一场吸血鬼的宴会!!!宴会的主人就是小时候那个吧!!!没想到那个家伙这么有钱…等等这不是重点!!!

似乎是感应到自家儿子在一旁心情复杂,和一群吸血鬼谈笑风生的老爹偏过头看了Scott一样,不过他显然是误会了儿子此刻脸上微妙的表情:“Scotty,无聊的话就随便转转吧,过会儿我来找你。”还真是心大啊,Summers先生。

年轻的大学生抿紧了嘴唇,似乎是在思考自己到底是站在这里紧张兮兮地等待下一秒故事的发生还是远离人群去透透气调整下心理。

“那我就先离开了,过会儿见。”出于礼貌Scott向自己父亲以及与父亲正在聊天的吸血鬼们点头示意,端着杯酒就在这个诺大的宴会厅里瞎逛。在刚才短短的思考过程中他已经决定好了:难得的走进这种非博物馆的古堡,不如就到处看看吧。

人类大学生Scott在吸血鬼宾客们之间蹿行着,微躬着身子想降低一些自己的存在感,嘴上一遍又一遍机械性地说着“接过”“麻烦让一下”之类的话语。杯中的酒不慎被洒出,不过幸好是没撒在别人身上,Scott除了心疼自己的衣服之外还心疼这酒,虽说到现在他还未知这酒名,但他真的有点爱上这种酒的口感了。

————————————————

与此同时,一个同样被要求精心打理一番的吸血鬼,这场宴会名以上的举行者,James Logan Howlett正非常不耐烦且有些暴躁的站在窗口抽着烟———————因为他周围这个上蹿下跳不断讲着烂话的人实在是太吵了。

“你真的不下去陪来宾吗?你确定你家那些老头子不会生气?话说他们有多大了呀?几千年有没有?啊你是几岁来着?听说你的血仆很辣嘛————你和他还相处过一段时间,啧啧啧,要不要考虑在今天和他来一发?哥可以帮你搞道具啊!说吧你要啥,咱们自己人别客气!…………”正在讲话的人也没在意Logan到底听没听,反正他说的爽了就可以了。

“操你自己去吧Wade,我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么丁点大的小屁孩上。”Logan叼着烟用手比划了个大概身高,“而且就小时候来看,他跟我不合。”

“今天不就可以更新一下印象了嘛—————诶诶诶你看楼下!那个是不是?我瞅着他像人类!”Wade夸张地大喊了一声,兴奋的语气就跟看见了什么新奇物种一样,“下去打个招呼?”

与这个吵吵闹闹的人完全相反,Logan只是沉默着盯着下面那个在院子里乱转的大男孩。窗口的光线比较昏暗,只有烟上被点燃部分的零星火点依稀可见,奶白色的烟雾让人看不清叼着烟的人在想什么。

其实Logan自认为是不需要什么血仆的,他觉得动物血没什么不好的。正如所有熟识Logan的吸血鬼了解的那样,这个男人大概是最随便的吸血鬼了。不在乎穿得怎样华丽,不在乎住所有多豪华,对于食物的要求一向都是能饱就行。这样的一个吸血鬼更像是被转化过来的,可他偏偏出生在那个挺有名的吸血鬼家族里。

“你待在这里,别给我乱喊乱叫,我去跟那个小鬼说几句话。”男人在自己的手掌中摁灭了仅仅燃到一般的烟,他还记得在那小鬼寄宿他家时曾多次就自己吸烟一事提出抗议。烟按在手上挺疼的,但只有这样他会感到一点点温度,转瞬即逝的温度。

Logan攀住栏杆,凭借着吸血鬼超乎常人的能力就这么跳了下去,他并不想掩饰自己的行踪所以落地时发出了一点声响。原本背对着Logan的青年听到声音后迅速转身,冲着声源的方向小声地询问:“谁?父亲?”

“是我,好久不见Kid。”Logan缓步走向那个有些迷茫的大男孩,在极好视力的帮助下,他注意到后者的眼睛在灯光的照耀下亮晶晶的,就仿佛里面有星辰大海,这个名叫Scott Summers的男孩,一定是从牛奶河*里偷偷剪下了一段,藏进了自己的眼睛。Logan不得不承认,他被这双眼睛吸引住了。

“你是……小时候那个Logan!”因为吸血鬼几乎是没有任何变化的面容,再加上那给Scott留下了深刻印象的低沉嗓音(说真的,Logan的嗓音好听极了,至少Scott是这样认为的,如果可以打个比方,那Logan的声音一定是在岁月里沉淀了很久的香醇的红酒)和某些“惨痛”的经历,青年不难认出说话的人是谁,“这还真是你的宴会…”

Logan莫名地对于Scott还记得自己名字这件事感到满意,眼前的青年与记忆中小小的他逐渐重合又明显的那么不同,十几年对人类来说确实能改变很多东西,这个小鬼长高了不少,五官少了份稚气,更多的是独属于这个年龄的青涩。“长大了不少嘛,这次见面都能站稳了。”男人打趣地说道,有意提起第一次见面时发生的小意外。

“Hey!那根本就不是我站不稳导致的!是Mark吓我好吗!”无论什么时候提到这件事Scott都会炸毛,就像是被人踩到尾巴的小动物。无论他解释了多少遍眼前的这个吸血鬼仍是执意要说是站不稳,小时候两个人一有分歧Logan也是拿出这件事。

Logan怎么会不清楚这点呢,说实在的当时他也有被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到,但他就是喜欢用这事来激Scott,以前看着小男孩总是一本正经的小大人样,就总忍不住逗他个几句,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会是显出小孩子活泼的天性。“随你怎么说,小鬼你怎么没跟在你爸旁边?来这里———摘花?”Logan的目光在青年手中小心翼翼抓着的花朵上停留片刻,开玩笑般地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变成一个采花大盗了?”

“父亲在里面与熟识的人交谈,我插不上什么话就出来逛逛,至于这花…呃……”好好学生Scott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盯着自己鞋尖,心虚地把握着花的手往身边靠了靠,很显然他是把Logan的一句玩笑话当真了。毕竟对于他来说随意摘别人院子里的花是有失礼貌的。鬼使神差之下头脑一热就把这花摘了下来…“抱歉我未经允许摘了花…不如我还给你?”

青年微卷的棕发看起来柔软极了,Logan产生了一种想去把他的头发狠狠揉乱的冲动。见Scott竟将自己随口一扯的事情看得这么认真,没正形惯了的吸血鬼就想逗逗这个一本正经的大男孩。

“即使你把这花还给我它也活不了了吧?不如——你帮我把它别在西装上?”虽然知道在胸前口袋插上花这事一定会被家里老顽固说教半天,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放帕巾才是正规的”这类的话,但是Logan还是抽出妥妥帖帖折放在口袋里的帕巾随手一丢,冲着青年扬了扬下巴。

TBC.

* 牛奶河就是银河哟x(我记得好像是这样的懒得去百度了x)

本来小队给狼叔别花花这部分还能再写点的,但是剩下的都被我移到舞会上去啦———下一章就跳双人舞x(假的






我…一不小心……又吃一对冷cp………

……真·冷圈………………
看加勒比海盗前几部就想吃这对来着……看完加5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船铁…好好吃…但是冷…………

【狼队】你的血…是苦的!!!(1)(吸血鬼AU)

吸血鬼!Logan/血仆!Scott
现代设定,Scott眼睛没问题x
私设成山
OOC都是我的,其他所有都归漫威所有!

—————————————————

十几年前。

家中最年长的Summers有些烦躁地在家里踱来踱去,皮鞋踩在地板上噔噔作响,视线不断在自己两个儿子身上停留,这副心烦的模样简直就像是听到自己女儿说要把男朋友带回家一样。

“你们…有谁想去吗?就去玩玩?”这位父亲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犹豫着询问出声。他非常明白自己两个儿子的性格:Alex倔,他不愿意做的事他肯定不会做;Scott看上去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但倔强程度实际上比Alex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曾经有一次Scott在路灯下遇到了一只流浪猫,浑身脏兮兮的眼睛还不知道怎么的瞎了一只,看着也活不了多久,但还是六七岁小孩的Scott说什么也要把它带回家养着。两位长辈怕之后小猫死了Scott伤心,不同意,他就在那个地方站了三天。怎么都不回来,下雨了也在雨里站着。直到后来Summers夫人忍不住,把养猫这事同意了下来,Scott才肯回来,因此还感冒了好久。

不过那猫也是奇迹,竟然在Scott的照顾下活了下来。

“我不去。”Alex果然是一口拒绝了,语气强烈得毫无商量的余地,“今天去了以后就不能去军队了吧,不行!你们答应过我等我到了年龄就让我去参军的!”金发的男孩扬了扬他的拳头。

“那…Scott呢?”年长的Summers有点想不明白,明明只是非常普通的一件事,两个孩子却感觉是要被献祭一样,你知道的,古时候那种神秘又血腥的献祭。只是先去别人家的房子里玩几天啊!!!

好吧他承认…这事对他们其中某一个的未来的确会产生些影响……

怀里抱着一只灰白猫的Scott听到父亲提到喊到自己的名字之后抬起了头,揉猫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沉默了数秒似乎是在思考如何回答父亲的问题,最后垂下头盯着猫背上的白色花纹,小声地说:“我……”

“我发誓那儿绝对不是什么讨人厌的地方!你会和对方相处愉快的!还有小孩子不都喜欢那些稀奇古怪的物种吗…”虽然听说这一代的是个难以相处的人…

“那…就去吧……”几乎就是他答应下来的那一刻,Scott就开始后悔了。即使他们的父亲在很久之前就开玩笑似的多次谈起过自家祖先那些破事,但到了现在还真是有点发怵。还有,小孩子并不是对所有的超自然生物都好奇的好吧!!!

见总算有个儿子答应去看了,Summers有些松了口气,揉了揉Scott的棕发,看男孩还是有点不安的样子,身为过来人的他试图用语言来让儿子对过会儿要去的地方以及一些事情留下个好印象:“其实没什么的…就……替爸爸妈妈去拜访一下Howlett先生,过几天就可以回家了…你知道的,我们Summers家族跟他们有约定,以前打赌输了我们现在也改变不了…所以…”

年长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Scott打断了,男孩用他那蓝得纯粹的眼睛望向自己的父亲:“我知道,父亲,我知道。”虽然男孩心中并不怎么情愿,但Scott也是个认死理的人,如果他和Alex之间没有人去,那就是破坏了规矩。男孩其实很清楚如果自己不想去的话偷偷跟Alex说,Alex再怎么不愿意也一定会代替他的。但他不想让如此疼爱自己的哥哥失去实现梦想的机会。“Alex去参军的话以后一定会拿很多很多的勋章…”Scott在心里对着自己说。

—————————————————

那辆张扬的黑色轿车缓缓停在Summers家的花园前面,Scott双手抓着自己背包上的肩带,站在家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从汽车上走下来的人。

“哟Summers!你终于做好思想工作了?”从车上下来的人借着身高优势毫不忌讳地拍了拍Summers的肩膀,这个人,哦不,这个吸血鬼Scott他还记得,听父亲说这就是以前他的那一位吸血鬼。对的,吸血鬼。

果然是吸血鬼啊,Scott虽然对这类非人类没有什么好感,但还是对他们几乎不会衰老这一点小小的惊叹了一下。当自己父亲的两鬓已有白发时,对方还是那么年轻。

“你知道的,这两个小子有多难说服。”此刻身为一家之主的Summers没有了平时的那种威严,自然地和来人交谈了起来。

“说的好像你以前不是这样似的……”虽说两个人曾经也算是主仆关系,但到现在思想开放的年代,以前的主仆观念已经渐渐淡去,这几代的Summers和Howlett关系都还不错,属于能在一起开玩笑的朋友。

Scott听着他们的对话,大脑有些放空,他们家和吸血鬼之间那与众不同的关系他是知道的。不知道多少年前那群无聊而又爱玩的祖先们和这个名叫Howlett的吸血鬼家族打了一个赌,具体内容是什么后人们也记不清了,但结果还是很明确的,输了。也正是因为如此,Summers家族的人才要给对方当血仆,一代一个。血仆这名号乍一听还挺高大上的,实际上只是食物与管家的结合体而已……不过祖先们还知道给自己留一手,在约定上写明了:当Summers家族的人结婚之后可以不再为Howlett家族的血仆。

Summers家族的人向来都不愁没人追。

“喵呜~”由于是夏天男孩穿着及膝的短裤,光裸的小腿处传来毛茸茸的触感,随之的一声猫叫将Scott神游到不知哪里去的思维拉回来。男孩低下头看着那只被自己执意要照顾的猫,看不出眼中的神色。过了一会儿后他飞快地扫了一眼正在交谈的两位成年人,一把捞起地上的猫塞进包里。

从他父亲之前的话和那吸血鬼口中偶尔蹦出来的“合适”“衣服”“饮食”这些词中,他隐隐约约猜到自己可能要在那里呆上好几天,说是什么先互相熟悉一下。但Scott一点也不想知道自己将要去认识的吸血鬼是谁,怎么样的。他唯一关心的是自己的猫这样会不会憋死。

“很抱歉打断你们的话,但请问可以走了吗?”为了自己的猫着想,男孩疏远又不失礼节地出声打断了成年人之间的对话,望向高个子男人的目光里没有恶意,但怎么也没从中看到什么对其的好感。

那个Howlett家族来的吸血鬼仅是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墨绿色的眼睛里戏谑的神情一闪而过,不过看样子他似乎也没想揪出Scott包里的小东西,只是顺理成章地牵住男孩垂在一旁的手,就像他们很熟似的。“那我把你家的小子带走咯?”

“嗯,过几天给我送回来啊。别给我欺负他,听说你们家这一代可不好搞。”Summers威胁似地拍了下对方的肩膀,但脸上的笑容还是暴露出他其实很放心。虽然Howlett家族的人一向不怎么靠谱,但真正过火的事他们是不会做的,“Scott,好好玩几天,不用担心,你会回来的。”

“我会的…大概……再见父亲。”Scott觉得自己手掌传来的冰凉的触感让他很不舒服,但出于礼貌也没有把手挣脱出来。无心地应着父亲的话,他现在似乎都能感觉到猫在背包里扑腾了!

“Hey Scott!这个给你!”Alex急匆匆地从家里跑出来,喊住将要上车的Scott并且丢过去一个闪闪亮的东西,“如果对方欺负你的话,用这个砸他!”

Scott抬手接住了被丢过来的东西,一个小小的银制硬币。“我会的brother,再见。”说着就坐进了车。

等黑色轿车缓缓驶出视线的时候,Summers想感叹一句:为什么这么像生离死别…明明真的没什么啊!

“另外…Alex……我记得我说过现在的吸血鬼已经不怕银器了吧……”

“什么?!!”

———————————————

Scott一坐上车就打开了背包的拉链,里面的猫迫不及待地窜出来并且不安地叫着。男孩一下一下顺着猫身上的花纹抚摸着它,试图安抚一下它的情绪。

开着车的人通过后视镜观察着男孩的一举一动,看后者很在意那只猫的样子就想逗逗他。哈,Summers那家伙的儿子一定很有趣。“喂,你叫Scott对吗?你就不担心我把你的猫扔出去?”

“你不会的,如果你不想让我带着猫你刚才就可以把它揪出来了。”Scott也通过后视镜直视着对方镜中的双眼,淡淡地回了一句。

Wow,clever boy。

—————————————————

当Scott真正站在他即将呆上个几天的地方之后,说实话,他有点失望。他以为会是那种高大的古堡,标准的哥特式建筑。但————现代化公寓是什么鬼?

“没看到古堡很失望?我们家这代不怎么喜欢那个阴森森的地方,所以自己搬到这里来了。”吸血鬼好像有读心这种超能力似的,他用一种非常无所谓的口吻说出了使Scott有点惊奇的问题的答案,“走吧,上楼去认识一下。”

Scott一手抱着猫,另一只抓着背包肩带的手紧了紧,不再去纠结吸血鬼会和这样的房子会有多不搭这件事,缓慢地跟着对方上楼。

上楼的过程中Scott一直有些纠结,对于他来说去一个陌生人,哦不等等,去一个陌生吸血鬼家里住上几天真的不是一个好主意。更何况他还带了一只猫,不知道对方会不会讨厌猫……

“放心吧你的猫不会被丢的。”

“哇哦……你们吸血鬼是有读心术的吗?”

“也许吧。”对方在一层楼的平台上停下了脚步,一边开着门一边丢给男孩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我们到了,进去吧。”

———————————————

Scott的心里落差更大了…他以为起码内部会装修的有点那种吸血鬼的神秘兮兮的感觉,但是事实上里面普普通通,就和平常的公寓没什么两样。唯一特别的地方就是地方乱七八糟一堆的空啤酒罐…

现在的吸血鬼真正爱的是啤酒吗……

“Logan!Logan!快出来!有客人来了!”当Scott还在平复自己的心情时对方突然的大吼着实让这个男孩吓了一跳。他向后退了一步,结果被什么东西绊到了,直直的向后倒去————Scott都准备好迎接背部撞击地面的疼痛了,但过了几秒后那痛感并没有来到。他扭头看了一眼身下。

他似乎撞到人肉垫子上了……

“Hey Logan!原来你在啊!”使得Scott摔倒的人一点都没有抱歉的意思,反而非常高兴地站在一旁自上而下俯视着地上两个。

“不妙了…”Scott不想知道这个名叫Logan的吸血鬼在被自己压过之后对他还会有多少好感……更何况这吸血鬼看上去凶神恶煞的。怎么会有这样的吸血鬼嘛!既不优雅又不整洁!还有…还有胡子!!!不是说吸血鬼年轻貌美吗!这不一样啊!

还在内心疯狂吐槽着的Scott突然感觉自己被揪着衣领像拎小鸡崽一样被对方拎了起来,意思意思扑腾了几下之后就放弃了挣扎。听说吸血鬼们力气都很大,嗯,这点看上去没错。

“这个小崽子就是以后要当我血仆的人?”Logan有些不耐烦地挑着眉,抓着Scott衣领的那只手晃了晃,使得男孩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抗议,“他现在来干嘛的?Mark?*”

“提前和你相处一下以后就可以少去很多事————顺便,祝你们相处愉快,我的司机任务完成了!”被唤作Mark的男人潇洒地挥挥手,煞有其事地给他们行了一个告别礼就走了,留下一人一吸血鬼大眼瞪小眼。

气氛诡异得可怕…

“最后说一句别欺负他哟,否则Summers非把我打死不可。好了我真的走了,拜拜———”最后是突然出现在窗口并且倒挂着的Mark打破了沉默。

TBC

*原创路人名,不必在意。
*私设吸血鬼不畏惧银器,遇到阳光只会不舒服。
*童年部分大概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觉自己根本没写什么他们相处的过程…),下一章就是成年后的故事啦。也许以后会来一个番外?各位这次我真的要走心了!

记梗

想起了以前数学老师教反比例函数的时候说的一句话:“这两条曲线无限接近坐标轴,但它们永远不会与坐标轴相交。”

世界最远的距离就是我明明就在你旁边但我却碰不到你。

如果写出来那一定是有一方死亡(。想想和狼三时间线应该挺搭的………

耶月考结束啦x

所以————————吸血鬼AU和吃醋梗(就是老狼吃X-24的醋那个梗!)你们想看哪一个?

这两个脑洞不清楚的话可以点我头像去看看!!!

求求你们了给评论吧!!!

冰淘真好吃……可惜后来官方又来大三角了…………………
没有人产粮…………………

啊……